成版人快孤破解版
  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維碼

首頁  >  要聞動態  >  廣東要聞

阿拉爾食品機械營運部_---

來源:黑客技術     時間:2021-03-25 05:40

阿拉爾食品機械營運部vdf60,唐山挖掘機服務中心,普洱衛浴營運部,海西廢棄資源綜合利用營運部,日喀則石材有限公司

阿拉爾食品機械營運部



  “醫學人工智能是整個醫學價值鏈重組的最好時機。”在日前舉辦的首屆國際智能醫療大會上,浙江大學校長吳朝暉如是說。

  按此說法,互聯網醫療出身的微醫,正處在價值鏈重組的風口。大會現場,微醫接連發布兩款醫療AI產品——睿醫智能醫生和華佗智能醫生。

  轉型升級 微醫進階人工智能

  兩款智能醫生的發布,吸引眾多關注,亦顯露微醫的升級思路。

  今年3月25日,微醫向浙江大學教育基金會捐贈一億元人民幣,以建立浙大睿醫人工智能研究中心(下稱浙大睿醫)。當時,微醫董事長兼CEO廖傑遠便表示,希望浙大睿醫的成果能夠助力微醫,實現從掛號網、互聯網醫院到醫學人工智能3.0時代的進階。

  作為微醫聯合浙大睿醫的共同研發成果,睿醫智能醫生是一款西醫人工智能診療應用。睿醫智能醫生經過對百萬份級優質數據的深度學習,在肺小結節、糖尿病視網膜病變、宮頸癌篩查、骨齡檢測、全科輔助診療等十餘個領域已實現關鍵突破。其中,宮頸癌篩查準確率、敏感度超過臨床醫生;糖尿病視網膜病變2分類的大部分數據特異性達99%、敏感度達95%,技術指標甚至超過AI巨頭穀歌,達到國際領先水平。

  不隻關注西醫,微醫從政策趨勢和市場需求出發,敏銳地注意到中醫AI的應用前景。華佗智能醫生,便是以中醫辨證論治為核心,凝聚中醫名醫名方經驗的中醫人工智能診療應用。目前華佗智能醫生已接入浙江11個地市的400家中醫館,累計輔助開方量超過160萬張,成為全球應用範圍最廣的“雲端中醫大腦”。杭州米市巷社區衛生中心自2016年使用該係統後,中醫藥服務量大幅增長,中藥飲片和非藥物治療的服務占比從最初的不足30%提升到近50%。

  不僅如此,微醫還同時發布了國際首個專注於智能醫療的雲平台——微醫雲,以上兩款智能醫療產品正是基於微醫雲的支撐。

  深耕互聯網醫療領域的微醫,已經連接了醫院、醫生、患者和醫藥險產業等多類醫療服務供需場景。先後幫助2400多家重點醫院打通就醫服務流程,實現了醫院窗口“雲化”;通過8大遠程醫療支持係統,建立19家互聯網醫院,實現29萬醫生的診室“雲化”;打造覆蓋全省的在線診療平台,並實現全省醫保支付“雲化”;建立省級人口健康信息雲平台,實現電子病曆“雲化”;建設100多個互聯網醫聯體,實現醫聯體“雲化”。7年積累,微醫織就了國際應用規模最大的醫療雲。

  在實際應用中,大量的醫療健康數據將持續訓練微醫智能醫生,不斷提高其人工智能水平;同時,人工智能應用通過雲平台,可以規模化地應用到各個使用場景,提升雲平台的賦能力。

  “雲是土壤,AI是大樹。”廖傑遠表示,得益於雲與AI的雙輪驅動,微醫雲將全麵提升醫療效率,助力醫療服務能力提高。

  輔助診斷 基層市場需求大

  “人工智能最大的應用機會在醫療健康,醫療健康最大的應用場景在中國。”穀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長 Eric Schmidt曾這樣預判。

  對此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醫療保健國際交流促進會會長韓德民補充到——“中國醫療健康最大的應用機會在基層。”

  國家衛計委發布的《2016年我國衛生和計劃生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》顯示,截至2016年末,全國醫療衛生機構總數達983394個,其中基層醫療衛生機構926518個,占比94%。然而,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中的衛生人員隻有368.3萬人,占比33%,基層醫療資源的緊缺可見一斑。為解決該問題,國家大力倡導建設以全科醫生為重點的基層醫療衛生隊伍,以滿足基層醫療服務需求。

  作為居民健康的“守門人”,目前我國每萬人口有1.51名全科醫生,距離到2020年每萬人口有2-3名全科醫生的目標差距明顯。因此,國家高度重視全科人才隊伍建設,近年來相繼推出“5+3”全科醫生規範化培訓、全科醫生轉崗培訓等措施,但從全國來看,全科醫生缺口仍然較大,尤其是全科醫生崗位吸引力不足,造成人才“留不住”;現有全科醫生隊伍素質水平參差不齊,群眾信任度有待提升,造成患者“下不去”。

  分級診療政策導向之下,強基層成必由之路。根據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《關於推進分級診療製度建設的指導意見》,2017年基層醫療衛生機構診療量占總診療量比例要大於等於65%。基層醫療需求廣泛,現有基層醫生迫切需要輔助診療工具,以提升診治能力。

  嘉興市南湖區七星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醫師盧昌鴻,對健康界說起了他的故事。為振興基層中醫藥服務能力,嘉興市南湖區在12家醫院和52家衛生服務站裏,都增建了標準化的中醫館。然而醫館建成後卻麵臨有藥無醫的局麵。“好不容易招到一位正規畢業的中醫師,還需要先規培2年。”盧昌鴻的焦慮在於,“等到她規培出來,再遇上結婚生子,到底什麽時候才能為社區中醫藥事業貢獻力量呢?”

  無奈之下,盧昌鴻這樣一個對電子設備從來不感興趣的“老做派”,開始嚐試使用微醫的華佗中醫雲係統,沒想到一用便停不下來。

  “太好用了!”盧昌鴻頗感欣慰,“現在南湖區所有中醫館都已正式接入華佗中醫雲係統,輔助開方係統讓基層中醫師都能夠踏實自信地開出中藥處方。”

  廖傑遠還在會上透露,河南省鄧州市市長在現場了解微醫兩款智能醫生後,希望把鄧州作為微醫醫療AI的全麵示範基地,讓基層醫療機構全都用上微醫智能醫生。

  市場搶奪 數據安全成焦點

  作為當下最熱鬧的賽道之一,人工智能可以從技術端解決醫療的本質問題,提升醫療供給端的服務能力。與互聯網醫療從模式創新上緩解醫療資源分布不均不同,人工智能直擊核心問題,被認為是行業發展趨勢,亦是互聯網醫療升級轉型之通道。

  據健康界不完全統計,截止2017年7月31日,我國涉及醫療人工智能領域的企業共有140家,且大都處於初創階段,整個行業呈現出年輕化、集中度低的態勢。

  相比之下,海外醫療AI企業正在搶灘中國市場。以IBM Watson為例。Watson已在中國21家醫院落地,預計明年還將進入150家地市級三級綜合醫院。但是,海外醫療人工智能的數據基於國外人群,同時麵臨本土化難題。

  當然,不管產品來自國內還是國外,一個共同麵對的考題是數據安全。眾所周知,健康醫療大數據是一種高附加值的信息資產,關乎國計民生,具有重大的戰略性意義。國務院在《關於促進和規範健康醫療大數據應用發展的指導意見》中強調,健康醫療大數據是國家重要的基礎性戰略資源。而對於醫療AI而言,核心即在數據。中國天然的人口數量造就了我國龐大而豐富的數據優勢,保護數據安全和產權問題,是引進國外醫療AI產品時不得不慮的要素。

  浙大睿醫成立揭牌儀式上,國家衛計委副主任金小桃曾強調,“醫學人工智能是健康醫療大數據的深層次應用,健康醫療大數據關係每個人的生命健康、關係國家安全。建立我國自主知識產權的醫學人工智能核心能力已經刻不容緩。”

  廖傑遠對此深為認同,他說:“健康大數據的安全性至關重要,一定要研發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醫學 AI,這是產業基本的立足點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首屆國際智能醫療大會上,由浙江大學牽頭,浙大附屬5家醫院及浙江省人民醫院、浙江省中醫院、浙江省腫瘤醫院、上海交通大學附屬兒童醫院、廣東省中醫院等10家醫院,攜手微醫雲,共同發起全國首個智能醫療行業聯盟——醫學人工智能聯盟。

  作為聯盟的副理事長單位,微醫表示將向全行業開放微醫雲的雲計算和雲存儲能力,聯合聯盟成員以及更多的醫療機構、醫生團隊、醫藥企業和研究機構多向合作,共同推動中國智能醫療的發展,提升中國智能醫療在國際領域的影響力。

  




相關文章

版權所有:milvvw 新聞網 協辦:新聞網 承辦:新聞網
建議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瀏覽器